当前位置:首页 > 医疗案例

海外诊疗之刘女士抗癌系列(一):一个少见的胃癌基因变异的患病女人

创建有明2020-11-03

像很多中国女性一样,刘女士(化名)是一个温婉坚韧的人。虽然身体已经有一阵出现不舒服了,但刘女士还是想扛一下。各种要忙的事情太多,医院检查的事根本排不上日程。当然,她也不是硬扛,她也用了不少保健品,希望能帮助调养一下身体。

直到2019年6月的一天,因为大便出血,刘女士不得不进了医院。但如果因为痔疮的原因而便血,颜色会是鲜红的。如果颜色已经变暗,就说明可能是消化道出血,刘女士看到的是深黑色的大便,说明可能是处于上消化道的胃出血了。胃镜检查果然发现了巨大溃疡,在胃底处,还可⻅到新鲜的渗血。经活检及病理检查,刘女士被诊断为低分化胃腺癌,HER2阴性。腹部CT检查并经腹腔镜活检确认,魏唯在大网膜、腹膜处有多发淋巴结转移。血液检查肿瘤标志物的检查,发现CA199超过了1000U/ml,属于超标。

7月14日,就是刘女士走出至暗时刻的起点,她在这一天开始了化疗。 面对癌症,如果不治疗,绝对没有什么机会,只有进行合理的治疗,才有生的希望。刘女士的化疗以白蛋白紫杉醇为主。因为检查发现肿瘤细胞表达PD-L1,从第二轮化疗开始,治疗方案里也加上了免疫治疗,使用的是PD-1抗体药K药。

治疗4个月之后,在11月进行疗效评估,医生发现刘女士的淋巴结转移病灶有所缩小,所以魏唯的病情获得了部分缓解。K药治疗至少需要一年,在疗效评估之后,刘女士还在坚持进行K药治疗。但是,在2020年2月的检查中发现,血液肿瘤标志物CA125和CA199都持续升高了,并出现了腹水。 因为病情出现了反复,刘女士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对K药耐药了。同时,基因检查的结果表明,魏唯有FGFR2基因扩增。了解到美国FDA在2019年批准了一个FGFR2的靶向药厄达替尼(Erdafitinib)刘女士唯想知道如果到美国治疗的话,是否有可能获得一个更好的治疗方案。

通过专业机构,刘女士联系到了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SK)的消化道癌症专家,想获得第二诊疗意见。专家首先仔细阅读了刘女士的病历(注:并非中文病历,而是要经过专的业翻译英文),给出了书面的诊疗意见。

(未完待续)

最新案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