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疗案例

Marc Dror Michaelson (迈克森)博士会诊肾癌骨转移的治疗

创建有明2020-10-31

46岁的安徽王女士去年做体检时发现左肾上极占位,经过机器人辅助腹腔镜手术切除了肾上的肿瘤,但一年后发生了骨转移。2013年,王女士的双胞胎弟弟就因肾乳头状癌不幸逝世。家族中相同疾病有过失败的治疗经历,王女士决定在自己接下来的治疗中参考美国专家的第二诊疗意见,给自己更多的治疗选择。在美国麻省总医院的Marc Dror Michaelson医生的会诊建议下,王女士进行了手术及后续系统治疗,病情得到了控制,王女士的身体和精神状况也有了大幅好转。

双胞胎前后相继患上肾癌

2013年,王女士的双胞胎弟弟因肾乳头状癌不幸逝世。《美国医学会杂志》曾做过一项研究,如果双胞胎中的某一人被诊断罹患癌症,双胞胎中另一人的罹患癌症风险也会增加。去年在一次体检中王女士左肾发现有占位。

在医生的建议下,王女士行机器人辅助腹腔镜手术将部分左肾切除,病理报告显示为左乳头状肾细胞癌,Ⅰ级,肿瘤有一粒花生米那么大。

术后王女士的身体有了明显的改善,一切又回到了平静的生活。

可好景不长,1年后,王女士发现每次自己搬重物时,后背疼得厉害,回床上躺一会儿又好了。

本来王女士并不在意,可在儿女们的催促下还是去医院做了检查,检查报告显示发生了骨转移可能,王女士一下子提高了警惕,她与家人商讨后决定不能盲目地进行下一步的治疗,抓紧时间请专家会诊,了解更多的治疗知识,参考第二诊疗意见来决定接下来治疗方案。

王女士家人联系了创健有明,预约美国麻省总医院的Marc Dror Michaelson医生为王女士进行远程视频会诊。

Marc Dror Michaelson医生现任麻省总医院(MGH)泌尿生殖肿瘤中心临床主任,同时兼任哈佛大学医学院内科副教授,他是肾癌/睾丸癌NCCN指南 编写者,具有20年临床经验,擅长膀胱癌、肾癌、睾丸癌、阴茎癌、前列腺癌及其他泌尿生殖系统癌症的诊治。

Marc Dror Michaelson医生在研究了王女士的病史后,远程会诊中建议她可先对胸椎转移病灶进行手术切除并行脊柱稳定术,假设术后病理证实转移性乳头状肾细胞癌,可以考虑在术后4-6周开始系统性治疗。

PD-1/PD-L1不是万能药

现国内很多癌症患者对PD-1/PD-L1过于推崇,王女士也在会诊中提出,是否可以使用PD-1/PD-L1进行治疗。但其实并非所有癌症使用它们都能有良好的效果。

Marc Dror Michaelson医生并不建议以PD-1或PD-L1为基础的治疗,他表示这些治疗方案在肾透明细胞癌中应答率低,而在乳头状肾细胞癌中的应答率尚未知。未来可考虑这类治疗为三线治疗方案。正在进行得关于肾透明细胞癌的临床实验结束后,可能会证明PD-1联合VEGFR的治疗方案有效。

方案① 建议使用卡博替尼(VEGFR和c-met抑制剂)

Michaelson医生推荐的首选治疗药物是卡博替尼。

根据JCO发表的临床数据,卡博替尼在肾癌一线治疗中刷新了尘封十几年的数据,完爆肾癌一线用药舒尼替尼(索坦)。

卡博替尼的靶点多,包括MET、VEGFR1/2/3、ROS1、RET、AXL、NTRK、KIT共九个靶点。目前卡博替尼被FDA批准用于肾癌和甲状腺癌上,也有部分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因有适合的靶点被医生推荐使用。

在肾癌试验中卡博替尼与舒尼替尼(索坦)对比有效率46% VS 18%,无进展生存期8.2个月 VS 5.6个月,更重要的是总生存期30.3个月 VS 21.8个月。

方案② 建议乐伐替尼+依维莫司联合用药

2016年5月13日,FDA批准乐伐替尼联合依维莫司治疗既往接受抗血管生成治疗的晚期肾细胞癌。

研究结果显示,乐伐替尼+依维莫司联合用药组(n = 51)患者中位PFS为14.6个月,依维莫司单一用药组(n = 50)患者中位PFS为5.5个月。相比单一用药组,联合用药组患者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可降低63%。

乐伐替尼联合依维莫司是FDA批准的首个也是唯一一个成功治疗晚期肾细胞癌的联合用药方案,可同时抑制酪氨酸激酶和哺乳动物雷帕霉素靶蛋白—过去几十年来晚期肾癌治疗的主要作用靶标。

在远程会诊之后,王女士决定先做手术,术后使用卡博替尼,在6周的系统性治疗后,目前已经控制了病情,王女士的身体和精神状况也有了大幅好转。

最新案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