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疗案例

以创健有明为代表的海外医疗服务机构助力患者享国际医疗资源的案例

创建有明2020-11-10


近日,一位62岁的晚期直肠癌患者,接受了上海复旦大学肿瘤医院胃肠肿瘤专家与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胃肠肿瘤中心专家的国际会诊

病情简介

2015年,医生为刘先生做了右甲状腺癌根治术,病理诊断为甲状腺乳头状癌。

2019年3月,刘先生体检发现癌胚抗原(CEA)异常增高,随后的腹部CT发现,直肠中上段占位病变,考虑为直肠癌;直肠系膜密度增高,筋膜局部增厚;病变肠管周围、直肠上动脉及两侧髂血管旁肿大淋巴结,考虑已发生转移。

行开腹直肠癌低位前切除术后,免疫组化结果显示:EGFR(2+),HER2(0),KI67(+>75%),MLH1(+),MSH2(+),MSH6(+),PMS2(+)。PDL-1(肿瘤细胞-)。基因检测结果示NRAS 12外显子错义突变、KRAS 12外显子错义突变,BRAF未见突变。最初行XELOX方案化疗(奥沙利铂+卡培他滨),肝转移灶多发,伴肝外淋巴结转移,随后进行了贝伐珠单抗+XELIRI方案化疗(贝伐珠单抗+伊立替康)和贝伐珠单抗+卡培他滨维持化疗。

中美联合会诊为患者制定最佳诊疗方案

由于刘先生病情复杂,家属求助于国内海外医疗机构,申请中美专家的联合会诊。考虑到患者病情进展迅速,机构医学部的工作人员加班加点整理翻译病历资料,同时第一时间联系国际上知名的胃肠肿瘤专家申请会诊,很快得到回复。

2019年12月14日,中国时间晚上7:00,经过两国专家会诊,为刘先生的下一步治疗共同制定诊疗方案。

以下为美国医生建议:

1)进行三次基因检测,其中Kras和Nras基因的突变状态的结果不同。哪一个更准确?

我建议与病理学部门讨论NGS测试样本的细胞活性。另外,鉴于这种差异,我建议重新进行肝脏或淋巴结活检并确认RAS的状态,它对晚期行治疗有影响。

2)放疗等局部疗法是否可用于肝转移和髂血管,腹膜后和直肠周围的淋巴结转移?

我认为局部治疗不会让他受益,所以我不建议放射或消融。

3)请帮助制定治疗计划,并针对有针对性的药物和化疗提出建议。

我建议重新启动XELIRI / Bevacizumab治疗方案,确认RAS状态(我认为其肿瘤可能是NRAS突变)。除非重复TMB <10,否则可以考虑在第3线治疗中使用检查点抑制剂(pembrolizumab或nivolumab)。

国内的专家和患者家属认为这次会诊非常有意义,不仅通过远程面对面和美国专家充分探讨了病情,而且了解到了美国医院正在进行的新的治疗技术和药物,有些治疗方案尚未在国际上发表,只能通过与美国专家沟通了解到。

患者虽然没有前往美国治疗,但对于像刘先生这样病情复杂的晚期癌症患者,能在国内一流专家团队的治疗下,得到美国顶尖专家的临床治疗指导,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最新案例/资讯